甲午战争被俘虏并被带到日本的清军将士后来如
分类:军事资讯

图片 1

问:甲午战争被俘虏并被带到日本的清军将士后来如何了?

丰岛海战发生于清光绪二十年清晨,日本海军在朝鲜牙山湾口丰岛西南海域袭击中国海军舰船的一次海战 。这是一次日本首先...

资料图:1894-1895年,营口,中国守军。

图片 2

丰岛海战发生于清光绪二十年清晨,日本海军在朝鲜牙山湾口丰岛西南海域袭击中国海军舰船的一次海战 。这是一次日本首先挑起的战役,并因此清朝与日本正式宣战。

在1894年~1895年间的中日甲午战争中,中国海陆军将士总计阵亡约二万四千六百余人。相比起战场上阵亡的将士,甲午战争中还有为数颇多的中国军人成为日军的阶下囚。

据统计,甲午战争中,清军共阵亡24600余人,被俘1790人,那么,这些被日本俘虏的将士,其下惨如何呢?

图片 3

1894年7月25日,北洋海军“济远”“广乙”号军舰在朝鲜南阳湾丰岛海域遭日本海军偷袭,爆发了甲午海上战场第一战——丰岛海战。“济远”逃跑、“广乙”重伤退出战场后,运输舰“操江”无力抵抗,成了日军的战利品。“操江”舰舰长王永发以下72名海军官兵是那场战争中最早一批被俘的中国军人。

日本当时为了跻身“文明国家”,1894年8月22日,也就是甲午战争开始后的第22天,日本陆军省就向日本陆军第5师团留守处下发了《战俘管理之件》,在该文件中,日本誓约在战争中保障战俘的基本人权。

战争经过

对待敌方俘虏,当时日军首先采取的是运回本土看押的方式。据见证此事的人记载,为了在日本国民面前炫耀战功,“操江”舰的中国俘虏一度成了日军的宣传品。运输战俘的军舰“近码头即放汽钟、摇铃、吹号筒,使该处居民尽来观看”,尔后日军又强迫中国俘虏在街头游行示众,以示凌辱。

日本为什么这么做呢?

「济远」和「广乙」两艘中国军舰在完成护送清军在朝鲜牙山登陆后,离牙山返航,在朝鲜丰岛海面,遇上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及「秋津洲」这三艘以高航速和高射速为特征的军舰。

1894年9月15日,中日两国陆军在朝鲜北部重镇平壤爆发激烈的大兵团会战。因为粮弹不继,驻守平壤的中国军队于当天午夜冒雨弃城北撤,中途遭到日军伏击,伤亡惨重。突围途中大批中国官兵或因迷路,或被包围,或是受伤,成为日军的俘虏。一名被俘的中国军官曾记录下了当时的情景,真实再现了战俘的悲惨境遇:

1894年7月16日,日本对大清国宣战第14天,英国同意和日本签订新的通商与航海条约,根据新条约的内容,英国将在五年后放弃在日本的领事裁判权,其它西方国家也随之跟进,准备跟日本签订新的平等条约。

7时20分,第一游击队望见「济远」和「广乙」两舰,即时下战斗命令。7时45分,第一游击队旗舰「吉野」首先开炮:这是日本在甲午战争不宣而战的开始。中国军舰随后还击,两军展开激烈炮战。日本军舰在吨位、火炮、时速方面,较中国军舰占较大优势。福建船政局自制炮舰「广乙」受重伤,无法发射鱼雷,船身倾斜,于是退出战斗,在朝鲜十八岛附近搁浅,纵火自焚。「济远」舰在接战初始就有了伤亡,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管带方伯谦立刻怯阵,没有取得较大战果就开始逃跑。

“……两手背缚,发用绳联。十八日申刻,始发给饭团一握,舌为匕箸,膝作杯盘,俯首就餐。渴极频呼,仅给臭水一滴。坐卧不出寸步,便溺均在一舱,秽气熏蒸,时欲呕吐。至日本广岛下船,狂奔十余里,立毙数人,始登火车。”

在如此敏感的时期,如果日本在甲午战争中表现出“不文明行为”,西方国家就可能借此继续坚持领事裁判权,新的平等条约也可能落空,日本将可能被排斥在“文明国家”之外。

8时30分,「济远」舰全速向西撤退。日舰猛追,「济远」舰悬起白旗。日舰追近,「济远」舰又加挂日本海军旗。「浪速」舰发出信号勒令「济远」舰立即停轮。

平壤大战失败后,甲午战争战火越过鸭绿江烧进中国内地。在接连进行的辽东战场诸战役以及威海卫保卫战中,又有大批中国军人被俘后押至日本,总计陆续被运送到日本看押的有千余人。

这是日本积极制定战俘政策的原因。

此时载有第二波増援朝鲜清军并悬挂英国国旗的「高升」号商轮和满载军械的「操江」舰驶来。日军三舰见「高升」号与「操江」舰,立即以「浪速」舰拦截「高升」号,以「秋津洲」舰拦截「操江」舰。「济远」舰藉机西撤,日舰以时速22.5节的「吉野」号穷追「济远」舰不舍,「济远」舰抛下「高升」号而走,并发尾炮攻击「吉野」号。

中国战俘在日本主要被羁押,没有投入苦役活动。羁押期间,日方不断提审中国战俘,以图获取有关中国国内政治以及各支军队的情报。另外,日方还以被俘的中国官兵作为人种范例,经常性进行各类医学测量活动。1894年出版的日本战时刊物《日清战争实记》上,就曾以“日清两国兵体格的比较”为题,刊载过这类测量结果。

政策是制定了,日本有没有落实呢?

「济远」舰驶抵威海,在《航海日志》中捏造战果:「击死倭提督并官弁数十人,彼知难以抵御,故挂我国龙旗而奔」。而后丁汝昌误报「济远」舰击沉「吉野」号。事实上「吉野」丝毫未损,无恙而归。真的悲惨的是「高升」号运兵船!「高升」号被「浪速」击沉,殉难者达七百余人。「操江」舰也被俘虏。

除了这些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外,1895年初,中国东北战场上接连发生了海城、牛庄等战役,也有很多中国官兵被俘。此时日方已经失去了最初得到战俘时急于炫耀战功的心情,反而视战俘为累赘。这些清军战俘则被就地关押在辽宁海城,各项生活条件比之在日本的难友更为恶劣。

事实上,日本的战俘政策主要是给西方国家看的,所以战俘也有两种情况。

丰岛海战成为了甲午战争的重要导火索。8月1日,中日两国同时向对方宣战。

1895年春,随着《马关条约》的签订,甲午战争以中国的失败告终。大战终止时,两国议及战俘交换问题,经过多次谈判,最终在当年的夏季完成交接。

第一种是送到日本的战俘。

图片 4

按照俘虏不祥的传统观念,饱经折磨重归故土的战俘一律就地解散,军官革除所有官职后遣散。

从目前公开的资料来看,这些被关押在日本的清军战俘,并没有被迫从事苦役。按照日本陆军大臣公布的战俘处理规则,对清军战俘的处理是相当“人性化”。

日本媒体报道

首先按等级,把清军战俘分将校、下士、兵卒,不同等级的战俘有不同的居室饮食标准。比如饮食,按照当时日本《陆军给予令》第九章规定的标准,将官24钱,上长官、士官、准士官18钱,下士以下16钱。

东京《时事新报》在1894年7月29日报道:"日清两国于是开战,清舰首先发炮,我舰应战","昨晨自釜山到达之电报,所传一大快报称:二十五日上午七十于丰岛附近,由于清国军舰向我发炮挑战,我军舰还击应战,击沉清军一千五百人乘坐之运送船一艘,捕获清军舰'操江','济远'向清国,'广乙'向朝鲜西岸逃遁。"

战俘中死者会按照军人的待遇安葬在陆军指定的区域;伤者,由各陆军预备医院、日本赤十字社救护员负责治疗。▲平壤日军野战医院,日军为清军战俘实施手术(日本随军记者拍摄)

评价

甚至日本还准许战俘和国内的家人通信,日本提供信件接收的便利条件,但信件的内容需要经过检查,确保对日本安全无害。

根据《近世帝国海军史要》描述,此前,日本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吉野"、"浪速"、"秋津洲"三舰在前一日,即7月24日下午离开主力舰队,并计划在7月25日清晨,在丰岛海面与通报舰"八重山"舰及旧式巡洋舰"武藏"舰会合。但是并没有如期发现上述二舰。在搜索二舰的时候,约上午6时间许,发现了两缕烟柱,即从牙山归航的"济远"舰和"广乙"舰。第一游击队加大航速向二舰接近。 防护巡洋舰吉野大日本帝国海军联合舰队第一游击队: 巡洋舰"吉野"、"浪速"、"秋津洲"。

当然,前文也说过,日本的这些行为是做给西方国家看的,按照日本的说法,战俘当中“惊异之下落泪者有之,合掌作揖施谢者亦有之,俘虏收容所里的清军官兵,纷纷赞叹日本给予的宽大待遇”。而日本的随军记者也将这一幕展示给国际媒体。

图片 5

第二种是战场上的战俘。

平壤。8月1日,中日双方正式宣战。

在日本国内,顾及到国际视听,日本很少虐死清军战俘,但在战场上又是一番情况。

中方认为日本不宣而战,袭击中国租用外轮,违反"国际法"。日方则以"浪速"舰长东乡平八郎的报告,及为英国船长T. R. Galsworthy的证言为依据,指出日本对运载作战人员的"高升"号及战争物资的"操江"舰的做法符合"战时国际法",即可以根据需要予以拦截、检查、俘获甚至击沉。

在战场上,日本对战俘的残暴虐杀层出不穷,比如在平壤,日本枪杀600多清军俘虏;在旅顺,至少虐杀了900名清军战俘。

关键分歧在于双方对开战问题的观点不一致。中方认为,在没有正式宣战之前则不为开战状态,应遵循"国际法"中关于中立国船只保护的规定。而日方认为,既然爆发军事冲突,即适用"战时国际法",而且"高升"号运载的是交战国的军队,属于敌对行为,所以不应作为中立国船对待。

除了屠杀,战俘的受辱情况也很严重,比如“操山舰”投降后被押往佐世宝港,据一同被俘的丹麦人弥伦斯回忆:“午后2点钟,上岸之时极备凌辱……船近码头即放气钟摇铃,吹号筒,使该处居民尽来观看。其监即在码头相近地方,将所拘之人分作二排并行,使之游行各街,游毕方收入监,以示凌辱。”▲在平壤被俘的清军战俘

中方清政府希望借"'高升'号事件"将英国拖入战争。而英国政府考虑自身利益,不希望韩国经由清廷之手,最终转入当时实力强大的俄国手中,所以在朝野一度抗议声后,转而支持日方立场。此外,日方的公关也对英国舆论起了不小的影响。

除了游行所受的凌辱,还有饮食上的虐待,如被俘士兵栾述善回忆说:“被拘者甚众,均系道署中,饮食俱无,并有火焚刀裂之说……死既不能,生更犹死,两手背缚,发用绳联……一日三餐,入口者无非霉烂萝卜。数月间,遍身尽是腌脏衣服。”

丰岛海战的疑点不在于单纯的"'高升'号事件"。事实上,由于此次海战是双方承认的甲午战争开始的起点。那么,究竟是哪一方先不宣而战的成为了问题的关键。如果是中方清军首先开炮,那么即使之后日方对"高升"号、"操江"号的措施过当,中方的立场也难以稳固。而如果是日方首先开炮,那么不但不宣而战的责任在于日方,而且一系列事件被视为蓄谋也无可驳辩其可能性。如果责任在于日方,那么即使对"高升"号的做法符合"战时国际法",也难以维系其自身行为的正当性。

最后说一下,包括战俘问题,甲午战争期间,日本全方位大秀对国际法的忠诚,把自己打扮成文明国家,西方也因此对日本大加赞赏。大清国作为被侵略者,因为对国际法的一窍不通,最后反而遭到国际舆论的一致批评。

然而,由于没有第三方的证言,所以也许永远无法知道开战的时刻事件发生的顺序。只有新的证据出现,才可能真正了解这一系列悲剧的历史真相。

(在平壤之战中被俘的清军)

(在日本国内陵园中的清军病故将士墓碑)

(日军军医救治被俘的清军伤患)

谢邀

在甲午战争中,清军俘虏被押往日本者近千人,大多是丰岛海战“操江”号上的官兵,以及少数朝鲜战场,金州旅顺战场俘虏

1894年8月23日,日军陆军大臣公布战争俘虏处理规则,将俘虏收容分为“内地收容”和“战地收容”两者。押往日本的战俘,收容地为各地寺院,每个寺院收容百人左右。安置待遇按照日军军阶标准,分为将校,下士与兵卒三等。俘虏分成班组,由日军军选定班组长,协助管理战俘日常生活。俘虏中的伤病者则由国内各地陆军预备医院,赤十字社救护员负责医疗。死亡者按照军人待遇安葬在陆军制定陵园区,标准以日本陆军士卒安葬标准执行。

清国战俘的被服寝具与饮食供给,按照日本《陆军给予令》标准第九章的标准,以将官24钱,士官18钱,下士以下16钱标准支付,其他生活消耗品,则采用实物供应的方式,各寺院战俘收容所,配置卫兵担任警戒与保安任务,并配置医疗官负责战俘的医疗与健康管理,清国战俘允许与国内家人通信,但内容需经过检查。

根据统计,战争期间,清军战俘一共1790人,其中战伤以及病患326人,重症治愈者231人,被俘后不治死亡者55人。

日本本地战俘营,有东京,佐仓,高崎,名古屋,大阪,姬路等所,日军规定,清军战俘是否愿意剃发断辫,由其自由决定,取暖之柴炭暖炉火盆等,按照日本陆军标准供给,战俘营室内外清洁扫除,衣物洗涤由战俘自行进行。日本居民可以向俘虏赠送内衣裤,文具,拖鞋等日常用品。战俘进入战俘营之前,需进行体检,消毒与灭蚤工作,由陆军医务局派遣医官与护士执行。

关于清军战俘在战俘营中的待遇和花费,存世亦有不少文件,譬如宗泽亚在《清日战争》中列举,东京浅草本愿寺所存档案“12月28日清国俘虏179名抵达,俘虏患者的医疗问题由本愿寺附近的日本陆军军医负责,或嘱托民间医师诊所进行,医疗标准,每月嘱托金为10日圆,药剂费实费支付”,又有俘虏将校死亡埋藏公文一件“日下清国俘虏一名,为将校相当职位者,病重逝世,指令以陆军准士官标准安葬,费用日圆20元支付。”

1895年8月战争结束后,日本派遣运输船“丰桥丸”两次把在押战俘运往中国,于天津,盛京进行战俘移交。

根据日军档案《清国俘虏还送途中概况》:1895年8月10日下午12点50分,清国战俘登船,驶出横滨港,乘船俘虏总数976人,航行中风平浪静,天气良好,8天航行中没有疫情新患发生。由于时值夏末,舱内气温较高,战俘被允许自由到上层加班露天处换气,出发前,船舱均进行严格消毒。

8天行程中,食物提供采用陆军标准定量,主食为每人精米六合,副食提供猪肉罐头,杂鱼茄子,牛蒡大酱汤,腌制南瓜萝卜咸菜等,每日供应茶水两次。9日内,战俘在船上共入浴三次,2次冷水浴,1次热水浴。

看过甲午风云电影及电视剧,和小人书,中国军人被俘一字跪排日寇舰舷,日军人手舞东洋刀一刀斩下,跟着一脚踢入大海,那个惨!海面一片浮尸,中国舰只被击中黑烟中缓缓沉入大海,太阳把兰色的大海照得血红血红,不屈的中国海軍在民族史上写下了极其悲壮的一幕,甲午海战以中国战败结朿,百年耻辱象钉子一样钉在中国人的心上,这一战也揭开了中国百年耻辱的序幕,洋人的枪炮带领着异国文化侵略和经济侵略,在中国搜括财物还把不文明带进了中国,鸦片英国自己禁烟却大量贩运中国,使国人清末大量吸食从根本上使中国人体质下降,日本上几个世纪就流窜侵犯我国,一战,二战中国身受日寇毒害,整个国家近似崩溃,日本对于中国是有罪的,不忘国耻,牢记血泪仇,要强国要强军,帝国主义骑在中国人头上的日子,再也不会发生了,和平安宁是中国人民所希望的,帝国主义野心不死警惕死灰复燃。

对于战俘分两个地区,其一,被押回日本作为“文明日本”的宣传所用;其二,在中国战场上被虐杀的战俘。

(1)战俘被送到日本以及移交问题

1894年9月7日,首批战俘抵达日本,例如“操江”号上的82名海军战俘。9月20日第二批六百多人陆续抵达。清军战俘在日本约有1000多人,海城、旅顺等战役的战俘被关在海城附近战俘营有600多人。

1895年8月18日,天津大沽口交换战俘,976名在日本战俘交给天津镇总兵罗荣光等人;9月1日,在海城的甘泉堡,日方归还568名战俘(3名途中病逝,2名是农夫)给辽阳州知州徐庆璋。

所以,实际移交战俘1539人。

有人会说,无论在日本还是在交战区的战俘的死亡率并不高。其实,并非如此!

在日本的战俘比较幸运。但在战区的战俘仅仅568人?胡说。仅一场“旅顺大屠杀”中被杀的战俘何止千人!

我们不能因为在日本的我方战俘确实受到残杀、虐杀的数字和现象少,就把日本虐杀战俘的最虐忽略!这很显然受到一些人的“故意隐藏”!

(2)日本为什么要公布有关战俘方面的军令,为何要宣传自己“人道对待”战俘

1854年美国打开日本门户后,逼迫日本签订各不平等协约以来,日本就希望“脱亚入欧”成为列强。日本要想达到这一步,首先要让西方列强“平等看待你”,这是第一步骤,那么第一步骤中的第一步就是“修改不平等条约”,也就是“修约”问题。

1889年前,美国、俄国、德国和日本“修约”完成。1894年7月16日,《日英通商航海条约》及其附属协定书签订。此条约签订代表英国在中日两国中开始转向支持日本。

为了照顾英国国内的不同意见,英国政府需要日本表现出更文明、更符合英国主导的“国际关系规则”,毕竟现在有许多“国际法”了,已经不是几百年前肆意屠杀的时代,做强盗也要“绅士”一下。

为了配合老强盗地要求,日本在8月22日“中日正式宣战”后21天,发布了《战俘管理之件》。日本也只好“装模作样”地“善待”战俘。当然,这些都是有外国记者照相的时候,实际上根本不是那回事儿。本问答下面不少老师已经说了,我也不再赘述。与在日本的战俘相比,在战区的我方战俘就凄惨多了。

(3)在战区的战俘很悲惨,以“旅顺大屠杀”为例

在“旅顺大屠杀”中,共有2.1万人被杀。其中也有被虐杀的战俘千人。据日方随军记者地记载有1046人(请注意这仅是4天的集中记录)被俘虏。

11月21日在旅顺炮台俘虏63人;

11月22日在北大道俘虏307人;

11月22日午后金州西南海滨俘虏400人;

11月23日在三十里堡附近俘虏238人;

11月24日在金州以南山间俘虏38人。

然而,《马关条约》签订后,日本交还的旅顺战俘只有174人。86%以上的战俘都没了。那么,他们都去了哪里?通过日本的随军记者的记载,我们可以确知去向:

A.清兵多达300人。次日俘虏大半被枪杀,剩下的把辫子吊在柿子树上。其中4人咬断了辫发藏在高粱地里。第二天早上发现都刎颈而死。其余的俘虏也准备自刎,军夫争着每人要了一名俘虏,借来军刀全部杀死了他们。

B.进旅顺市街……终于捉到30多名清军逃兵,全都砍下了他们的头,暴尸路旁。

……

其实,当时的日本已经加入签订于1864年的《日内瓦条约》,其中也有善待俘虏问题。由此,我们可以说,日本无论以什么理由给自己洗白都无法推脱罪责问题。

关于中日甲午战争的结果,我们都知道是战败以后割地赔款,可一场战争的结束还会产生战俘,作为战败方的清军,自然免不了被俘虏的命运。据统计,甲午战争中清军共阵亡24600余人,被俘虏关押到日本的有近1800人,直至《马关条约》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后,日本才归还976名俘虏。

日本优待战俘?恐怕只是作秀。

可能历史和影视留给我们的清军印象都是甩着长辫子遛鸟抽大烟,无所事事又瘦骨嶙峋,丝毫担不起保家卫国的重任。

但尽管如此,还是有爱国将士存在的,也正是他们用生命和鲜血去与倭寇拼杀,可是从1800到976,这800人又去了哪里?

当时的日本想翻身做老大与西方国家建交,发动战争后不久,英国就同意与其签订平等条约开拓新航线。

这可把日本激动坏了,众所周知,西方国家当时是瞧不起亚洲黄皮肤的,而日本想巴结他们就要学习人家,做一个文明国家。

这首先就要善待这些战俘,作秀给大家看,另一方面也是防止被英国人抓住把柄把他排斥在外。为此,他们还颁布了一个《战俘管理条件》。

条件规定,要保证这些战俘的基本人权。根据日方的公开资料显示,在日战俘接受着很“人性化”的管理。首先他们将清军战俘按军衔分等级给饭吃,按照当时日本《陆军给予令》第九章规定,将官24钱,上长官、士官、准士官18钱,下士以下16钱。

这样子听还不错?不仅如此,日方说1800人里受了伤的战俘他们还负责治疗,实在治不好离世的就找一个好地方安葬。

为了缓解他们异国他乡的思乡之情,还允许战俘给家里写信,只不过需要检查一下。而且他们的大辫子,想剪就剪,不剪也尊重。

押送途中,还要保证在船上漂的“安心”,按时吃饭,按时洗澡,不做苦劳力,不虐待。

根据日方总结,“惊异之下落泪者有之,合掌作揖施谢者亦有之,俘虏收容所里的清军官兵,纷纷赞叹日本给予的宽大待遇”。

为了更生动的感动西方国家,耳听为虚,眼见为实,随军记者拍下了很多日本军方优待战俘的照片。正所谓,做戏就要做全套嘛。

那么,日本真的说到做到了吗?反正我是不敢信,以日本屠杀无辜百姓的残暴程度来讲,所谓优待的可信度并不高。

归乡清军口述遭受非人待遇。

恐怕日本人说的自己都当真了,战俘还感动的落泪?想了解真相,当事人说的应该最权威了。当时幸存的被俘虏官兵曾用笔记下亲身经历:

两手背缚,发用绳子连接。十八日申刻,开始给饭团一把,舌为筷子,膝作杯盘,低头就餐。泥沙兼半,口难以下咽。口渴难耐,仅给臭水一滴。

九月初八日在长江口上船,如入陷阱。坐在不出一步,屎尿均在一个船舱,污秽之气熏蒸,当时想呕吐。

十六日至日本广岛下船,十里狂奔,几人马上就死了,开始登上火车。

十七日到大阪府,住南御堂厂宿舍。一日三餐,无不是脏烂萝卜。数月间满身都是腌脏衣服。月亮暗风凄凉,频洒思乡之泪。”

也就是是说他们在船上时,日本人用绳子栓住他们的辫子,偶尔给一把泥沙混合的饭团,给几滴脏水,屎尿自理,下了船又长途跋涉,即便到了日本营房也还是臭水馊饭。

衣食住行、吃喝拉撒均是非人待遇,怎一个凄凉了得,在日本本土,他们作为战俘,虽然不被劳役,但打骂难逃,还时常被拉到街上游行,受尽屈辱。许多人未能扛到回国就病死、累死、饿死甚至自尽了。他们的尸骨也就永远留在了那片土地,那些留着性命回到祖国的也未能善终。

我国自古崇尚死的伟大不如战死沙场,因此战俘自己觉得羞辱,清政府更是如此,所以这些人即便饱受折磨回了国,也没得到任何抚恤金,反而被遣散回乡了。

所以,按照日本人的说辞,这1800是不会变成976的,相比之下,我选择相信后者。

还是那句话,“勿忘国耻,落后就会挨打”。只有我们真正强大了的时候,才对的起这些将士亡魂。

日本人,拿中国人不当人看,我们为什么要拿日人人当人看?以后再有日本人在中国闹事,希望大家把他们当猪一样痛揍一顿,我见了一样揍他。

日本虐待战俘在世界上是出了名的,就拿我们最熟悉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来说,无论是中国战场的中国战俘,还是在菲律宾的美国战俘等等,都受到了日军惨无人道的虐待,甚至有比屠杀更最可怕的人体实验(用活人来进行化学武器细菌武器实验、医学实验等各种非人道的行为)。

日本731部队残忍的活人人体试验

那么,甲午中日战争中,被日本俘虏的清军将士,会受到怎样的对待呢?且听飞扬为你细说。

清军被俘情况及遭遇

甲午中日战争,是由日本挑起的,1894年到1895年间清朝与日本进行的一次关乎国运的大战。战争中,清军将士总计阵亡约24600余人,另外还有不少的将士成为了俘虏。大概情况如下:

一、1894年7月25日,朝鲜南阳湾丰岛海战,清朝北洋海军被日本偷袭,“济远”号逃跑、“广乙”号重伤退出战场后,运兵的商船“高升”号被击沉,运输舰“操江”无力抵抗,成了日军的战利品。自“操江”舰舰长王永发以下72名海军官兵被俘,是那场战争中最早一批成建制被俘虏的中国军人。

这72名海军官兵,直接被日军当成了在日本国民面前炫耀战功的“宣传品”,他们被运回日本。“船近码头即放汽钟、摇铃、吹号筒,使该处居民尽来观看”,然后战俘又被日本强迫游街示众,以示凌辱。

二、1894年9月15日,在朝鲜北部重镇平壤爆发的平壤大会战,当天晚上驻守平壤的清军连夜冒雨北撤,中途遭日军伏击包围,大批清军将士被俘,47人因为试图逃跑被日军斩杀,25人因为伤势过重死去,3名在羁押期间因病死去,其余608人经由海运送去日本。

一名被俘的中国军官曾记录下了当时的情景,真实再现了这批战俘的悲惨境遇: “两手背缚,发用绳联。十八日申刻,始发给饭团一握,舌为匕箸,膝作杯盘,俯首就餐。忽尘埃上坠,泥沙兼半,口难下咽。渴极频呼,仅给臭水一滴。如是者二十余日,忽称送往伊国。足无整履,身少完衣,由中和至黄州,奔波百余里之遥,不容喘息。九月初八日在江口上船,如入陷阱。坐卧不出寸步,便溺均在一舱,秽气熏蒸,时欲呕吐。十六日至日本广岛下船,狂奔十余里,立毙数人,始登火车。十七日到大阪府,住南御堂厂舍。鸟正飞而入笼,蛙欲怒而在井。一日三餐,入口者无非霉烂萝卜。数月间遍身尽是腌脏衣服。似僧而有发,如道而无冠。月暗风凄,频洒思家之泪。”

三、平壤大会战失败后,日本打进中国国境,辽东战场诸战役以及威海卫保卫战中,又有多达千余人的清军将士被俘后押送至日本。这批人到达日本后,日本的监狱已经不够用,日军照例将这些战俘游街示众凌辱后,向一些寺庙和民间机构租赁场地当作“俘虏厂舍”用来统一关押。

此外,1895年初,又发生了海城、牛庄等战役,也有很多中国官兵被俘。但此时日方已经失去了最初得到战俘时急于炫耀战功的心情,反而视战俘为累赘,这些后期的清军战俘则被就地关押在辽宁海城,各项生活条件比之在日本的难友更为恶劣。

战俘归国

1895年春,清朝战败签订《马关条约》,经过多次谈判,中日两国在夏季完成战俘交接。

8月18日,日本将关押在日本的976名清军战俘送回天津。8月26日,关押在辽宁海城的568名清军战俘被日军交还,同时被中国俘虏的11名日军士兵也交还给了日方。

我们从上节可以算出,被带到日本的至少有2000余名清军战俘,然而只有979人被送回,折损近一半的人口,被俘至日本的清军将所受待遇之差、所遭虐待之深,可见一斑。

战俘归国后,祖国迎接他们的是责罚。归国后,被俘清军,军官一律革职遣散,士兵全部就地解散。“操江”舰舰长王永发曾经上书为病死在日本的部下请求抚恤,结果招致清廷严辞责骂。在平壤因伤被俘的军官谭清远等,不仅被革职,还被追究被俘的罪责。这些曾为国家付出了鲜血的“不祥之人”很快便从档案中消失。

读史有感

如今,在日本大阪真田山,还能找到6座被俘清军的坟墓,其中5座根据遗愿,墓碑都面朝着西方,朝着他们永远回不去的家的方向。

事实上,除了这6人,还有数以千计的长眠在异国他乡清军将士,他们生前命运没能由自己把握,死后还只能化作孤魂飘荡在异国他乡。这场战争的成败,他们无法决定,他们只是历史的牺牲品。

在此,飞扬希望,我国不要忘记这些孤坟,有一日,能让他们骨骸还家、魂归故里。

我是飞扬,一个爱读历史的理工男,愿把我所读的变成有趣的故事说给你听,关注我,让我们共成长。

众所周知,在近代国际法确立以前,各国的内战以及国际战争中,战俘均由捕获方随意处分。例如俘虏被任意斩杀、承担沉重劳役、或作为领土交换、获取赎金赔偿的对象,总而言之,只要是在战争中成了俘虏,弄的不好就会被任意砍杀处死。

而在当时的日本,对待战俘也是非常残酷无情的。1886年明治天皇反省国内的“西南战争”中,数以万计生灵涂炭的残酷事实,下诏日本国也要加入欧洲国际红十字会组织,誓约要在战争中保障战俘的基本人权,履行文明战争的职责和义务,开始跻身进入欧美人所探索的人道战争。


在甲午战争正式开战后,被日军押往本国内的清军战俘共计有1790人,这其中的大部分俘虏是来自丰岛海战中不战而降的“操江”舰官兵、朝鲜战场上的战俘、金州旅顺战场上的战俘、威海卫战场上的战俘。将大量的外国俘虏押往日本国内看管,这也是日本历史上的第一次尝试,目的就是利用这些战俘来充当日后与清国在谈判桌上的筹码。但对于当时的清廷而言,整个国家都处于风雨飘摇的混乱局面中,对于这些被捕在异国的俘虏,更是无暇顾及。

1894年8月23日,日本陆军大臣公布了战争俘虏处理规则。这些被押运回国内的清国俘虏被分别安放在“内地收容所”和“占地收容所”内,收容所主要分布在日本各地的寺院内,安置的待遇也按照日军军阶的标准,将清军俘虏按等级分居室关押,从军需仓库中调拨给予这些俘虏一定的供给,并允许俘虏与国内家人通信,但信的内容需要经过检查。


在这1790人的俘虏当中,战伤及病患者有326人、重症治愈者有231人、不治死亡者有55人。根据清日两国的《马关条约》第九条(交换两国战俘),这些幸存下来的俘虏,首批于1895年8月18日由日本国派遣运输船“丰桥丸”前往清国直隶省新城,剩下的俘虏又于9月1日在清国盛京省乾线堡第二次交换。总的开讲,这些被日本押回国的清军战俘可以算得上是非常幸运,大部分幸存下来的俘虏最终是被送回了国内,少部分的俘虏因为种种原因长眠在了异国他乡。

但是相比这些俘虏,其他的清军俘虏就未必有如此好运了。日本人在履行国际公约义务文明施善的同时,也暴露出了日本军队中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残忍血腥的一面。

事件一

1894年7月25日,丰岛海战中,日联合舰队击沉了一艘满载清军的英籍商船“高升号”,当船体中弹下沉时,清军纷纷落水逃难,日舰非但没及时救助落水者,还向已经失去战斗力的清军射击,机关炮、速射炮。一时之间,鲜血与残枝铺满了海面,一千多名清军官兵也葬身海底,船内供职的四名马来人也遭到相同的命运。

而滥杀事件的责任者“浪速”号舰长东乡平八郎,不仅没有怜悯之心反倒以此为荣,日俄战争后荣耀的被奉为日本海军的军神。

事件二

朝鲜平壤战役中,清军被俘者有513人,朝鲜兵被俘者有14人。部分被关押的清军俘虏图谋越狱,在行动中杀死日军看守,结果被日军镇压以失败而告终。越狱外加杀死日军看守的行为彻底激怒了日军,最终对参与越狱行动的战俘进行严加追究,六十多名俘虏被日军集体砍头处死。


相比之下,这些在甲午战争中被日军押回国内的战俘是幸运的。为了跻身于欧美文明的红十字组织中的日本,对于这些被押回国内的俘虏采取了救助、优待、战后俘虏全员返还、为阵亡俘虏埋葬修理墓碑等政策。


但这一切只是表象,后来日本昭和时期的军队,彻底褪去了明治时代还刻意伪装出的倡导文明的精神,在对待各国战俘上,暴露了其残忍又血腥的一面。

多有疏漏,烦请纠正。

文/宇泽历史

谢谢邀请!

关于甲午战争中的清军战俘问题,我曾经在2011年6月刊《看历史》杂志发表过一篇专题文章《家国何处,寻找甲午大清战俘》,比较意外的是,前面有位回答者竟然大段抄袭我的这篇文章,在这里首先谴责一下。

接下来要说明的是,这篇文章写作的2011年,因为掌握资料的问题,还有不少缺漏,后来我在2014年安徽“甲午陆战中的淮军”学术讨论会上提交了一篇论文,对战俘问题做过更进一步的分析和探讨。

下面回到正题,来说被日军俘虏并带到日本的清军战俘的情况。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后,早在7月25日的丰岛海战中即出现了清军被俘人员的问题(“操江”舰舰员),当时日军采取的处理方法是将战俘运回日本本土关押。随后爆发的平壤之战、辽东战役乃至威海卫之战,又出现大批清军战俘,大都仍然被运到日本本土关押。

总计甲午战争期间,在日本本土关押的清军战俘总数为1004人。

(甲午战争中曾被作为清军患病战俘羁押地的日本大津本长寺。照片拍摄:陈悦)

早在丰岛海战后,首批清军战俘到达日本本土时,日方采取的办法是送入海军镇守府监狱。而后1894年8月23日,日本陆军大臣正式批准战俘处理办法,即在日本的11座城市(实际使用了8座城市的关押点)分别选择一些宗教寺院作为战俘关押点,诸如东京的浅草本愿寺、大津的东本愿寺、松山的大林寺等,对于被俘时受伤的清军则关押于这些城市的陆军预备医院。

在羁押期间,清军战俘并不用服劳役等,也没有军人看押,而是由相关寺庙的僧人看管,定期寺庙还会专门给这些战俘进行讲经布道。至1895年甲午战争结束后,经中日两国谈判,在日本的战俘除病死、逃跑者外,剩余的976人全部释放,由“丰桥丸”直接从日本送回天津。清军战俘回国后,士兵即被遣散,军官则被处以革职等处分。

下面是关押于日本各城市的清军战俘的基本情况:

东京:关押179人,被俘地区为金州,战争结束后全部释放回中国。

佐仓:关押103人,被俘地区为朝鲜牙山、平壤、中国九连城、金州、旅顺、威海,羁押期间死亡6人,剩余97人战后释放回国。

高崎:关押42人,被俘地区为凤凰城、连山关、金州、盖平、威海,羁押期间死亡1人,剩余41人战后释放回国。

名古屋:关押100人,被俘地区为朝鲜平壤,战后全部释放回国。

(日本大津皇子山旧陆军墓地中的两座清军战俘墓。照片拍摄:陈悦。)

大津:关押100人,被俘地区为朝鲜平壤,羁押期间病死2人,剩余98人战后全部释放回国。

(大阪真田山旧陆军墓地中的清军战俘墓。照片拍摄:陈悦。)

大阪:关押276人,被俘地区包括朝鲜成欢、平壤,中国九连城、虎山、安东、凤凰城、岔路子、四面城、分水岭、大连湾、金州、旅顺、盖平、七里沟、海城、千山、荣成、威海、澎湖,另有1名是在日本被俘的中国谍报人员,羁押期间9人病死,1人逃亡,剩余266人战后释放回国。

(位于广岛比治山的3座甲午清军战俘墓碑和1名甲午期间在日本被捕的中国平民的墓碑。照片拍摄:陈悦)

广岛:关押8人,被俘地区包括平壤、凤凰城、金州、海城、荣成、威海、澎湖,羁押期间死亡3人,剩余5人释放回国。

松山:关押96人,被俘地区为朝鲜牙山、平壤、丰岛,羁押期间死亡5人,剩余91人释放回国。

真令人欣慰,在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还有人记得这段尘封在历史中128年的往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多少也慰籍了那些命途悲惨的被俘清军将士。发生在1894年-1895年间的甲午战争,是近代中日两国国运的大博弈。战争中,大清海、陆两军将士伤亡总计31500,阵亡约24600余人,被俘5121人,其中有1580被日军运回其本土进行关押,这些被日军俘虏的降卒们受到败军不言勇的世俗传统影响,在被释放后不但没有得到应有的待遇,反而被贴上失败和耻辱的标签,鲜有人谈及。这也是我们只能在日本相关文献中了解到有限信息的原因,在大清朝廷的眼里这些被日军俘虏的将士们根本没有资格载入史册,甚至还有大臣将战败的愤怒宣泄在这些被俘将士身上,对死者不予抚恤,对生还的军官夺职问罪,士兵则任其自生自灭,许多伤残战俘回到国内以后因此沦为乞丐,命运让人唏嘘。下图为沦为乞丐的清军伤残士兵。

日本不就地关押大清俘虏反而大费周折运回国内的原因

大清国与日本都是视投降为耻辱的国家,然而日本自明治维新以后,急需在国际社会上体现其政治正确性和制度优越性,同时出于对提振“皇民”自信心和优越感的考虑,日军导演了一出善待大清俘虏的戏剧。这些被俘的大清将士人数为1580人,他们先后被日军用军舰运抵日本本土,在向国民和外国记者展示日军“善待俘虏”的文明之举前,这些大清战俘被押解到大阪市街道上游街示众一圈,引起许多市民争相前来观看,那种情景像极了国内围观耍猴。战俘们被关进战俘营后日军的“善待”大戏真正上演,首先是为受伤战俘进行治疗;接下来是让战俘们洗浴;给每位清军将士发放一套新衣服。而饮食方面则按照日军陆军标准执行,即中级、基层军官有饭菜,士兵只有饭没有菜。痛恨投降行为的日军能如此对待大清降兵可以算得上真正的优待了,而日本也因此获得了极大的回报——西方及日本本国各路记者在报纸上争相报道日军对善待大清俘虏的事迹,日本的“文明”因此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肯定,而侵略我国的行为也被西方列强视为“正义”的行为,从此西方列强将日本视为能与自己平起平坐的“文明国家”,可以说日军通过这一波“优待俘虏”的炒作获得的政治利益远超战争本身。下图为押解至大阪途中的清军战俘,为防止逃跑,日军不仅将他们的手绑住,就连辫子也拴在一起。

在日大清俘虏的真实情况

我们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客观地讲述这些被日军虏至其本土的大清将士的真实遭遇:我们抛开日本的政治伎俩不论,不得不承认,大清降卒们确实受到了优待!除了刚到日本时被游街示众以外,在战俘营的生活基本上没有遭到虐待。国内很多自媒体人常常在网上发表一些关于大清在日战俘受尽非人待遇的残酷折磨的主观言论,他们的依据无非是以下三个千篇一律的依据:第一、战后交换俘虏时只放回被俘大清将士560人,而被抓到日本的有1580人,因此断定有1020人被虐死在日本;第二、回国后的军官俘虏写了一篇回忆录,内容大盖是说羁押期间日军只给白饭团和烂萝卜臭白菜吃,喝的水都是臭的,以此断定日军在饮食上故意为难大清俘虏;第三、被俘清军将士中官职最高者到日本两个月即死亡,一次断定日军残暴无底线,连中高级军官的生命安全都得不到保障。下图为清军战俘在战俘营与日军看守的合影,为了达到宣传效果,拍照时束缚战俘的双手和辫子的绳子被松开。

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们先从第一点开始分析:双方交换俘虏时日方确实只交给清廷560人,占被俘至日本总人数35%,剩下的1020人并不是全部死掉了,而是大部分俘虏已经不愿意再回来,选择定居日本!读者朋友们是不是觉得很惊人?大家都知道我国封建制度下的士兵社会地位很低,即便是军官在同一品级的文官面前也是第一等的。这些士兵大多数都是没田没地的穷苦出生,当兵只为吃饱肚子,来到军营除了打仗卖命以外就是军官的私产,基本上跟奴隶没有区别。在日本呆了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这里的法制社会远远好于国内,尽管难免受人白眼,但是至少温饱无忧了,因此大部分俘虏都留在了日本娶妻生子、安家立业了。下图为正在站岗的清军士兵,如果不是衣服上的“兵”字,用现在的眼光看他与乞丐无异,因此在日战俘有不愿回国再当乞丐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

第二点:一看这篇回忆录就知道是陆军军官写的,可能是在国内过惯了纸醉金迷的生活,突然当俘虏了觉得落差很大吧。这并不是作者胡编乱造,就好比那位被大家膜拜了一百多年的水师右翼总兵刘步蟾,刘大人在甲午海战前一天晚上还在与百花楼里的小姐姐进行深入交流呢。而且白饭团是当时日军士兵的标准饮食,由于日本长期贫困,老百姓只吃得到粗粮,而种出来的细粮是要上缴国家的,因此当兵能吃白米饭是喜多平民来参军最大的诱惑,咱们这位军官的回忆录里还记载了“萝卜白菜”,说明他已经享受到日军军官的待遇。而“臭水”就更好理解了,军舰上哪有多干净的水喝?干过水兵的读者应该体验过,军舰上的供水系统常常会被供油系统交叉污染,饮用水里偶尔参杂油污是一件很常见的现象,即便现在的先进军舰也不可避免。下图为北洋水师的三位军官合影,从他们的袖口军衔上看他们都是中级军官,左边这位的官品为从五品,相当于现在的中校军衔,居中者为正五品,相当于上校,右边这位是正六品,相当于现在的上尉。

第三点:被俘军官死亡率高,生命无保障。要知道19实际以前人类的医疗水平还很落后,士兵在战场上一旦受到重伤的治愈率是很低的,日军也不例外。就以甲午战争为例,日军阵亡总人数为13306人,其中只有1132人死于作战,而剩下的一万多人几乎全部是死于脚气病!就连小小的香港脚都能要了那么多人的命,更何况是枪炮伤呢?据日本《日清战争史》记载,被俘清军中官职最高的是步军骑兵正五品管带刘汉中(官职与邓世昌一样,相当于现在的上校团长),他被俘时“背部中弹三处,全身鲜血淋漓~~~至大阪县三日后亡,年32”。这样的伤在18世纪是无法治愈的,即便天皇受了这种程度的重伤也是必死无疑。另外与刘管带一同因伤被俘的清军军官一共六人全部不治身亡,按照他们的生前遗愿,日军将其安葬于大阪,墓碑朝着祖国的方向。下图为日军军医正在为清军战俘治疗,其实这样的治疗只是象征性的,在没有盘尼西林的年代,士兵一旦受重伤治愈率是很低的。

甲午战争中被俘并被带到日本的清军将士命运无疑是十分悲惨的,但是他们的悲惨并非表现在战俘营里的生活,而是表现在成为日本帝国主义政治伎俩的玩物,更是表现在回国后遭到不公平对待上。由于清军在日战俘是日本的政治炒作资本,故而没有像旅顺战俘营那样受到虐待,反而为了策反其中大多数人,对待他们的态度还十分温和,这也是大多数被俘清军不愿意再回国的原因。由于西方列强以及日本的报纸大量报道了“优待俘虏”一事,清廷大受震慑,一时间“日本文明程度远超天朝”的思想在民间乃至官方蔓延开来,大家都认为日本实在太厉害了,以至于辛亥革命前后大量我国青年学生赴日求学,就连革命成功后的国民政府机制都大量模仿日本,最可怕的是还有人想走日本的“君主立宪制”制度,可见日本帝国主义炒作“优待清国俘虏”的影响力之大。下图为着日本学员军装的常凯申,中华民国第一任总统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这是日本人可以吹1000年的牛皮。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这场战争中国战败,赔款高达2,3亿两白银,并割让台湾和澎湖列岛给日本。那场战争带给我们的屈辱和影响至今依然存在。在我们的印象里很多时候清军给我们的印象就像影视剧里一样:三五成群的清军士兵拖着大辫子在街上提笼架鸟斗蛐蛐及抽大烟,除此以外几乎一无是处,也许许多军人确实如此,否则也不会在对外反抗侵略者时屡战屡败,不可否认很多清军将士素质极差,但是在并不多见的史料中我们也能发现一些清军将士对侵略者顽强抵抗,在弹尽援绝之下受伤被俘的军人,在一些史料记载中,中日甲午战争中被俘并被带往日本的中国军人有1800多人。这些人被日本人分到日本的各个城市,被当作战利品在日本被军警扯着辫子在大街小巷对国民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后来战争很快结束中日签订《马关条约》被俘虏的中国军人才被释放回国,但也只有1500人左右,剩下的三百人多人在日本受尽苦难,遭到日本人无尽的羞辱,很多人忍受不了屈辱选择自杀,还有一些人被当作活靶子对日本新并进行训练,在当时的日本刚刚从一个野蛮国家步入世界文明的行列之中,但是无论他们自诩多么的文明都掩盖不了他们原始的嗜血欲望,就这样那些清军俘虏就被秘密的砍了头,尸体就被丢进山野水沟,由于史料的缺失很难找到当初那些被俘军人的全部悲惨遭遇,但是我们可以从后来的日本侵华战争中的日军的暴虐行为想想他们遭受了怎样的苦难。

据爆料后来有旅日华人在日本大阪真田山旧陆军墓地发现了六座在甲午战争中被俘的清军将士的墓碑,墓碑上原本记载着:清国俘虏某某。后来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日本人害怕中国人报复就连夜把墓碑上的俘虏二字铲去了,整个墓园之中这六位先烈的墓碑明显要比其他日本军人的墓碑低矮单薄,这充分显示了日本人对当初中国和中国将士的污蔑。后来这个消息被传开陆陆续续有华人去祭奠他们,为他们送上迟来的花和酒。后来听说在日本其他地方陆陆续续发现了其他在那场战争中被俘到日本的清军墓地,同样受到很多留学生和当地华人的祭奠。

那场战争距离今天已经125年了,生活在太平盛世的我们没有理由再去指责他们,深处那样一个国家贫弱,民不聊生的时代,他们也曾为了我们生活的这片土地付出了他们的生命。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花花草草风景如画都是先烈用鲜血浇灌出来的。在我们享受现在美好生活的同时我们每一个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都不应该也不能忘记他们,是他们的无畏牺牲奠定了我们现在的生活。不忘过去,珍惜现在,展望未来!

本文由4166am发布于军事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甲午战争被俘虏并被带到日本的清军将士后来如

上一篇:英国战机轰炸叙利亚境内,英国议会投票表决授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